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迢迢西北望之三(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哲理散文

(一)梦系青海湖

我始终相信,有一种缘分,一直藏在拐角深处。不会太早,不会太迟,在该相遇的时候总会遇到。

邂逅青海湖,就在这样的不经意间。当我看到领队的活动方案里有青海湖时,我的心怦然一动。

青海湖,这个我魂牵梦萦的地方。那一天,青藏公路长长的车龙差点让我们失之交臂。为了你,我和队友们大声争辩。

我不管他们是善意的调侃还是事实的决定,我只遵循自己的内心,那就是一定要见到你。

你就在眼前,我已经闻到了你的气息,听到了你的声音,我怎可以这样离开你。我自私,倔犟,泪流满面。

后来,我赢了,咧嘴笑了。我便以归途者的身份,轻叩你的门扉。

初见的那一刻,我像个孩子似的扑到你怀里,跳跃、欢欣。忘记了高反,忘记了这里是海拔3000多米的青藏高原。

我那么拙笨,在你的辽远和纯净里,我无法隐藏自己。我的多愁善感,在瞬间涌成潮汐。

天空很蓝,仿佛被风吹弯;阳光很好,映照远处的雪山;羊儿很白,像天边的云朵;云朵很懒,在头顶上悠闲地溜达。

我骑在洁白的牦牛身上,对远处的雪山扮鬼脸。雪山之巅的寒意,放射出雪牦牛一样洁白耀眼的光,将我心底瞬间洞穿。

我骑着栗色小马驹,高调地扬起鞭,疾驰在辽阔的草原。心儿,随风儿一起飞。

躺在青稞地里,那些被斩断腰杆的青稞,伤口还冒着青涩的香味,那是成熟与丰收的阵痛,是身体和灵魂的皈依。

走在油菜花的沟渠边,一片浓艳的金黄泼在画布里,让我想起南方不老的春天。

那些三三两两散落在枯黄的草原上吃草的牛群,拨开秋意,细眯着眼睛打量我们,忘了季节也忘了反刍。

湖呢,那么近又那么远。一片湛蓝与天搅和在一起,让我分不清哪是天边哪是湖水。

风,一定是高原的风,将湖面揉碎,送出一轮又一轮的灿灿光鳞,在我心底旖旎成一个真实的梦。

美丽的青海湖,多情的青海湖!

都说你是高原上的一滴眼泪,又何尝不是我心底的一声叹息。我踟蹰的目光,停驻在你碧水蓝天的心上。

此刻才懂得,为什么那位高贵的情诗王子,只是路过你,就将自己圣洁的灵魂交付予你。

如果我是玛吉阿米,我一定会在湖边搭一小木屋,等待奇迹的出现。守候你,也守候心里的那份永远。

爱是一种修行。或许,那个25岁的年轻生命,以了然了人世的彻悟和悲悯。唯有这一汪清澈的蓝里,才是生命永恒的家园。

他本纯净,奈何世界太污浊。年轻的诗人啊,思想如青海湖面那一圈圈涟漪,永远波光潋滟。

穿过岁月的长廊,我漫步在湖滩上。那一刻,我在自己的QQ签名上写下: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其实,见与不见,已成惘然。仓央,请允许我以佛的名义,扶你之肩,驱你一世沉寂。唤你之心,掩你一生凌轹。

忽然,晴朗的天空里飘起了一些雨滴,洁白的鸥鸟翱翔在辽阔的水面。

迎面走来一对草原小姐妹,红扑扑的脸蛋如高原上的阳光一样明媚。

我们上前合了影,也给了些适当的小费。小姑娘有些腼腆,细若蚊蝇的声音里还有几分羞涩。

不远处,一对小青年,双双盘腿坐在湖岸边,面对蔚蓝的湖水窃窃私语。或许,今天就是他们定下盟约的日子。

生命在此是幸福的,爱情亦是。如果可以,就让我做一尾鱼吧,一尾只有7秒钟记忆的鱼,来来往往畅游于你的怀中。

我久久地伫立,弯腰掬了一捧湖水,用舌尖轻触了一下。是咸,苦涩的咸,人生的原味。

原来,即使最美丽最安详静谧的地方也必须要有烟火的滋味,爱情的滋味,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天上人间。

原来,无论我追寻多久,青海湖,仍然是我的一个梦,此刻,我就在梦中……

(二)亦惊亦喜识武威

在去西北之前,我不识武威,但在王翰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里,在王之涣的“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里,在霍去病的赫赫战功里,在苏武牧羊的故事里,认识了凉州。河西走廊、丝路花雨、咽喉重镇、兵家必争之地,这是印象里的凉州,亦是今日之武威。

武威,我来了!本想以南方女子特有的轻柔,唤你一声:“凉州”。你却晃了晃手,给我一个下马威。在亦惊亦喜里,让我重新认识你。

1、雪夜穿越乌鞘岭之惊

对于乌鞘岭,“白天过五鞘岭安逸漂亮,晚上却是另一个不同的季节,大风加着大雪,长长的坡,道路泥泞,只有亲身经历才会懂。”这是队友韭韭写在乌鞘岭照片上的话。确实如此!

当我们从青海湖返回,在天祝藏族自治县小憩的时候,天已经下起了小雨。那天是曾哥生日,我们送上祝福,手抓羊肉加饮料(驾车,不能喝酒。),吃饱喝足后开始启程,刚进入高速就发现天空飘起了雪花。我当即在QQ签名里写下:“天祝县,大雪,高速公路上行进,能见度低,六十码行使。”当时的情况,对于南方的我们来说,能在初秋里见到这样一场大雪是非常兴奋的,我们在对讲机里互相调侃,欣赏美景。但越往前行驶,雪花越强大。无数的雪花铺天盖地而来,在车速的作用下像炸在挡风玻璃上的烟花,更像是无数支密集的银色的箭,支支射向车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进入普通公路后,路窄,往来车辆多,视线差。七七驾着车,小心翼翼地行驶,车速已经降到20码了,像蜗牛一样爬行。我真替七七捏把汗,但又忍不住就着车前的大灯,欣赏夜色中美丽的雪景,既紧张且兴奋。

车子爬上了山巅,那里是一片银色的世界。我借着往来车辆的灯光,看到公路两旁是连绵起伏的山岚,银装素裹,影影绰绰。在夜色的衬托下有几分凄美,几分冷艳,还有几分诡异。当我在厚厚的积雪中看到立着的几块牌子:“乌鞘岭”,“28公里连续下坡”时,我开始害怕了。后面的大货车很多,雪大,路滑,坡陡,稍一不慎,后果不堪设想。加上联想到白天在青藏公路看到的那一幕几死几伤的惨烈车祸,我愈加恐惧。而走在前面的大哥他们,和我同样的担心,一直用对讲机保持通话,报告前面的路况,提醒我们应注意的事项。此时,在我眼里,漫天飘舞的雪花已不再美好,而是幻化成一个张牙舞爪的魔鬼,随时都有可能把我们吞没。我一直在心里不停地祈求,愿雪能下小一点,坡路能缩短一点,我的队友们都能平安。

在高度紧张中,我们终于下到了谷底,谷底温暖祥和,道路平坦,真是山上山下两重天。后来,先到武威的江南夫妇及李姐夫妇接了我们直接去酒店,在李姐夫妇的热情招待下缓解了我们雪夜穿越乌鞘岭的恐惧。姐夫是本地人,给我们详细介绍了乌鞘岭:位于河西走廊东端门户的乌鞘岭海拔3800多米,是一条苍凉而神奇的官道,白天的雪山和草原很漂亮。乌鞘岭既是丝路要冲,也脱不开战事与戍边的影子。姑且撇开霍去病几万精骑铁蹄踏过的足痕不说,只说在这里发生过的战事,就有如满门忠烈杨家将,所有的女将全部牺牲于此。如被称为红军战史上一次最惨烈的战役,徐向前率领的西路军全军覆没,失败于此。还有大军阀马步芳藏宝之谜的民间传说,也和这里有关。姐夫还告诉我们,乌鞘岭盛夏飞雪,寒气砭骨,在山顶风口处稍一吹风,就有可能患上关节炎。雪山上生长着一种稀有动物——雪牦牛,雪牦牛通体雪白,卧在雪地分不清哪是雪,哪是牛。用姐夫的话描述就是:“雪牦牛吃的是冬虫夏草,拉的是六味地黄丸”。因为在极寒之地生存,所以雪牦牛全身是宝,是治疗风湿之良药。

再后来,我们由于遇到了一点特殊情况,兵分两路。韭韭他们在敦煌游玩后原路返回,看到了白天的乌鞘岭。而我和另外几个队友走的银川方向,就只能在韭韭照片里感受了。

2、意外相遇马踏飞燕之喜

曾在很多旅游景点的门票上看过马踏飞燕的图标,一直都只知道是中国旅游业的标志,却不知出自哪里,含义为何。

那天一早,队友江南告诉我们,上午去看马踏飞燕。对于这个没有在我们预定的活动方案里的景点,我们既感到意外又感到欣喜,原来马踏飞燕在武威。而在此之前,我以为武威只是“通一线于广漠,控五郡之咽喉”的重镇,没想到它既有醉卧沙场的豪迈,又有马踏飞燕的神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据博物馆的资料介绍:马踏飞燕又名铜奔马,为东汉时期的青铜器,奔马身高34.5厘米,身长45厘米,宽13厘米。1969年出土于武威东汉雷台墓,现藏甘肃博物馆。

何以叫它马踏飞燕?顾名思义就是一匹飞马脚踏一只燕子。这马昂首嘶鸣,躯干壮实,腿蹄轻捷,一足踏住一只飞燕,其余三足腾空,飞驰向前。飞燕展翅回首,注目惊现。这尊青铜器无论是从美学角度或者力学方面来欣赏,其造型之生动,想象之丰富,构思之精巧,匠艺之娴熟,都令人惊叹,被称为中国青铜艺术之奇葩。

在古代,马不仅代表剽悍,更是代表一种高贵和力量。古代的凉州,除了出产美玉和葡萄酒外,还出产如大宛,乌孙等名马,并被称作天马。有“凉州大马,横行天下”之说。武威地处丝绸之路要塞,西域良马多在这里交易和繁殖。隋唐时,陇右一带广阔的草地是朝廷天然的牧马场。据说张骞出使西域,公开的说法是为了联络大月氏共同夹击匈奴,但实际上他出使的真正秘密使命,是去为汉武帝寻找传说中的汗血宝马。汗血宝马不知张骞是否找到,但那个时候的良马被看作是民族尊严、国力强盛和英雄业绩的象征却是事实。因此,大量骏马的形象出现在汉朝雕塑和工艺品中,所以在东汉古墓里出土铜奔马就不足为奇了。在导游口中得知,此墓为将军墓,铜奔马即天马,寓意为天马行空,逸兴遄飞。我想,将军南征北战,马既是战争的装备更是生死相随的伙伴,以马陪葬,或许是朝廷为还将军一个遗愿,更是作为一种最高葬礼犒赏将军吧。

从古墓里出来,我们接着参观了雷台观和博物馆。雷台观是一座道观,我没进观参拜,只是围着观内的一颗古树流连了很久。那棵铺天盖日的古树,内心都已干枯,却仍然枝繁叶茂,生机盎然。我不禁感慨它坚强的生命力。在大自然面前,我们人类何其渺小和脆弱啊,还不能和一株植物相比。

沉浸在武威厚重的历史文化里,远望古凉州的烽火硝烟已然远去。曾经的繁华与落寞,早随凉州这个地名湮没在历史长河中。那些秦时明月汉时关在古诗的意境里一遍遍凝练,驼峰上捆绑的丝帛也在时光流逝中早已褪去了原始的光泽。今日的丝路上,空余驼铃声声。我翘首仰望蓝天白云映衬下的马踏飞燕,腾空而起的奔马踩在飞行中的燕背之上,流畅的造型体现出古代工匠无穷的智慧和创造力。它属于现代的武威。

武威,边塞的风沙经年累月地吹,已经将你吹成了一个威武强壮的汉子。你正健步如飞,昂首向前,如这匹铜奔马,即使长不出翅膀,也能凌驾于双翅如电的飞燕之上,永远奔腾不息!

用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时候要注意什么黑龙江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昆明看癫痫病去哪家公办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