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暖】暖暖的围巾(散文征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哲理散文

初冬悄悄从秋的深处走来,气温转凉,风带着凉意肆虐横行,人们裹紧身上的衣物,借以驱寒。望着路人高高竖起的衣领,我联想到,此时若用一条带着亲人心意的围巾,或许是最有效遮挡寒冷的方式。

一想到围巾,我便会想起爸爸与妈妈的感情。

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脊背有怕凉的毛病,遇到冷,她的肩头与脖颈便会感到不适,甚至连带整个背部都会觉得背着一块冰坨坨,从初始的凉飕飕到有疼痛感,那本不富裕的家庭,哪有闲钱买条围巾来为妈妈暖肩。

母亲就这样坚持劳作,经常听到在夜里她自己拍打肩部缓解疼痛。爸爸低低的声音:“难为你了,为了这个家,整日操劳落下的病痛。”说着,父亲会爬起身来,跪在母亲身后替她按摩缓解痛苦。母亲会借父亲明早还要上班,劝他早点睡,不要耽误工作,他才是一家人的重要支柱。父亲心潮起伏难平,觉得作为男人,家庭支柱,却不能为妻子减少痛苦而深深自责。

母亲看着父亲忧郁的眼神,会莞尔一笑,“没事的,老毛病了,不用担心,等条件好了,你给我买最暖和的羊毛围巾。”

母亲的宽慰理解让父亲更是过意不去。

冷空气一遍遍袭击大地,它在考验着母亲的忍耐力。

父亲不知从何时起,开始早出晚归。他回家时,手里从没空着过,虽说是不起眼的塑料瓶,烂纸壳,有时还会是几根铁丝。

我们看到这些破烂,从开始的嘲笑,慢慢了解了父亲的心思,也积极用实际行动加入到父亲的行列。

当看到父亲把积攒的一些废旧物品,换成钞票时,母亲总是在第一时间把钱“没收”。她说:“孩子们大了,上学不能穿得太破、太邋遢,那样会被同学们笑话的。还有,你们的身体需要营养,这些钱,决不能乱花。”

母亲的行动让我们与父亲大眼瞪小眼,无话可说,父亲对着我们耸耸肩膀,双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神态,我们在感激母亲的同时,更加为她的肩背痛担心。

过几天,一个没有风的夜晚,父亲背着母亲,把我们几个召集在屋后用篱笆围起的一小块空地上,这里是我家的小菜园,春、夏、秋三季是它最美的时候,而现在裸露的黄土有些光秃秃的清冷。

只见父亲此时大手一挥:“我宣布,从今天起,我们要有自己的私人领地。这里,你们妈妈冬天很少来,我们要把带回家的宝贝放在这里,不能让她知道。我们要攒钱,为她买一条羊毛围巾,为她的肩头保暖。同意的举手!”

大家一致举手表示同意父亲的办法,我和妹妹跳着脚要拍巴掌,父亲笑着把手放在唇边,做一个不准出声的示意:“孩子们,千万要保守秘密,这可是我们在冬天送给妈妈的最好礼物。”

从那天起,我们在进家之前,都会把手里的东西藏到父亲指定的私人领地,然后再拐回家吃饭。

没有三、四天时间,有次吃饭,母亲边盛饭边问:“这段时间怎么没见你们往家捡东西啊?”

“妈。我们都长大了,学习需要时间和精力,哪有闲心捡东西。”哥哥首先开口消除母亲的怀疑。

小妹张张嘴想要说什么,被我及时用眼神制止住,她大口喝着稀饭,没有把秘密说出来。

“是,是。你们是学生,要以学习为主。可不能因为那些小事耽误了学习。”母亲也许为自己刚才的问话有些内疚,她连忙回答。

天更冷了,有时会有零星的雪花飘过,母亲的夜晚更长、更难过了,她会半夜坐起来,用手使劲捶打着肩头。

父亲背着身子,默默无语,也许心里正盘算:老婆,不用多久,我会给你一条围巾,让你在这个冬天感觉暖一些,肩头疼痛减轻些。

大约有近一个月的时间,一条浅褐色格子围巾被父亲庄重地递到母亲手里:“孩子妈,你看看这是什么?”

“围巾!”母亲用她粗燥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围巾,“好软,好柔。你摸摸……”她兴奋地让我们几个孩子挨个摸一下围巾,并用期许的目光等待我们的肯定回答。我们没有让母亲失望,都使劲点着头,表示赞同。

“你围上看看,感觉如何?”父亲像孩子一样含笑催促。

母亲把围巾小心翼翼地展开,动作轻柔地把它围在肩上,我们看到一股暖意融融包裹着母亲的肩头,母亲笑了,笑得那样幸福。

我们一家人都笑了,父亲眯着眼:“老婆,这不是最好的围巾,却是我和孩子们的心意,等家里条件再好些,我们一定会为你再买一条比它还暖的围巾。”

母亲连连摆手,“不用,这已经就是我感受到最大的暖了。”她眼里噙满泪花,直直围着新围巾的脖子,我们都察觉那是快乐与幸福的表情。

这是母亲最大的暖,也是我们一家人心里涌动的最大的暖,我们在父亲身上不仅学会照顾家人,也学会勤俭生活。

后来,我们长大后,哥哥率先给母亲送上一条纯毛围巾,母亲同样是满心欢喜接受。她再次嘱咐我们:“现在生活条件逐步提高,住上了楼房,即使冬天也不是在风里洗刷,我这肩痛的毛病好像减轻很多,你们不要记挂在心上。家里也不困难了,你们的心意我知道,只要你们每个人都坚守做人的本分,妈妈就知足、快乐。”

时光飞逝。我工作了,结婚生子,过着常人一样的生活。后来,由于我的工作单位在离家十五里的地方,又因自己工种特殊,从深秋开始,早上天不亮就得从家里往单位赶,晚上是顶着茫茫夜色回家。

早上因为忙于早点赶到的原因,时间相对紧张,也就没觉出难过。傍晚下班就换了心情,一个人走在无边无际的夜色中,碰上有月的夜晚还好,看着或弯或圆的月儿,陪着我走在旷野中会自心底升起一种与月相伴走天涯的诗意,这样的念头或多或少减去一些冷意,体会一把月亮走我也走的快乐。

而碰上夜黑风高,那感觉就得另当别论了,一个人孤独地行走在漆黑里,冰冷的空气包围着,长长水泥路上,电单车孤单行使,风呼呼从耳边掠过,手脚有些寒冷,心也紧紧皱在一起,老盼着快点到家,结束令人恐慌的害怕。

有一次,夜晚,下起了小雨,我的心随着雨水倏然冷到冰点,心中不免升起对家人的一种埋怨,没人会关注我的情况。就在我胡思乱想,感到心灰意冷的时候,手机恰在这时响了,我停下电单车,摘掉手套,摁下接听键,孩子稚嫩的童音传出来:“妈妈,你走到哪儿?下雨路上要小心,要慢点。我在家等你。”闻听此话,孩子圆圆的笑脸,嘟着的嘴巴,浮现在眼前,我的心里立时暖暖的,刚才的阴郁一扫而光,回家的路变得不再漫长,二十几分钟一扫而过,我顺利到家,走进暖意融融的房间,与孩子抱在一起,享受母子间的琐碎与快乐。

如今孩子用实际行动再次印证母亲时时萦绕在我耳边的老话:在任何时间,只要一家人在一起,都为亲人着想,我们心里就有暖,那怕地冻天寒和种种困难。

郑州的癫痫医院哪些好西安市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怎么选择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