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风恋】巷子(外一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哲理散文

巷子没有童年这个词,似乎一开始就打上了沧桑的烙印,使一栋栋房屋,一排排庭院错落有致传承相继。而当年轻的俏媳妇一眨眼变成了银发老太,这巷子也便成为一条凝固的河流了,恬然而静默,幽深而庄重,喑哑的不留一点声音。

我对巷子的记忆可足以使我堆积一个天真的童年,这巷子老的沒有名字,老得让人祖祖辈辈喊它“胡同”,它的诞生似乎天生就带有一股倔强的俗气,带着一股暖暖的薪火味儿,孕育着乡人厚重的期望和向往。在几十年兵慌马乱的嘈杂和拥挤之后,便出现了片刻的宁静,显现出长长的幽清安宁,即便是雨暴之夜,它会将如注的雨脚调拨成一种舒缓的音律,而雨一旦拉到地面上来,就成为一条匍匐的河了。没有漩涡,没有激流,没有呻吟,没有嚣张,以同一种声音同一种节奏缠缠绵绵地步入同一个归宿。这便是巷子年老记忆里的天真岁月。有很多恋人,也会将巷子作为情愫相传的依托,一端是静默的月下情人,一端是钟情的回眸一瞥,遥遥一望,两颗温热的心似乎缠绵了千年百年,彼此深深地熨贴着。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这样的景象常常让我驻足,谁也不知道他们是聚,还是别。

也不知什么对候,巷子里多了银发老太,有了竹箩,布料和剪刀,有了和蔼的爆米花老人,有了拉风匣打锡壶的,有了阿炳一样拉二胡的艺人,有了摇摇闪闪的花轿和铜锁呐,有了孩子们过家家的游戏和为抢一撮尿泥而扭打在一起的场面,我知道这些记忆的堆叠是随我对儿时回想拉长而延伸的,巷子没有年龄,而往事也没有尽头。或许是巷子将人与人拉到一起,拉得没有缝隙,没有隔阂,没有恩怨,没有尊卑,就像拉动一排排房屋一样,和谐而有秩序,于是便有了左邻右舍的互帮互衬,有了鸡鸣犬吠的应和,有了礼尚往来最厚重的诠释,有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从来没有人考究过这巷子是怎样诞生的,且看堆砌墙体的一块块青石,细密齐整的凿印还清晰可辨,雨水的滴痕诉说着它载负的沧桑,如老母亲密密的针织或深深的额纹,又像是它的滴滴浊泪。而石块与石块纵与横的对接处,戎生的青苔,草泥的涩香,以及夹在石缝中丝丝温和的阳光,似乎让这浮生半世和峥嵘岁月多出了一份活力与生机,多了一份与来世的纠缠和向往,像经历一次富有色彩的穿越而让人幸福地为此留恋。我知道我是常常执着于这条巷子的,在我看来,它作为一个古老而美丽的传说,而永远留在我永不变老的时光里,而有一个人,让这条巷子充满了传奇色彩。相传这巷子以前是设有赌局的,有一天一个年轻的汉子同一伙异地人开局,正玩着牌没有钱了,年轻人便说,你们且等着,待我去老财主家讨笔钱来。说着噌的一下飞身不见了踪影,待几个人嘻嘻哈哈喝完一壶茶的功夫,只见年轻人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布褡子回来了。令他们惊讶的是,他满身落满厚厚的雪花!而当时正值七月流火的天气,他这一步一转身不知跑出去了多少路!从此他飞毛腿的美名便远远地流传开来。

听老人们讲,他是我们梁家的宗亲,也生在这个巷子里,他为人豪爽,仗义疏才,深得乡人爱戴。从此,这个巷子便有了传奇,有了威望,有了讲不完的故事。

对往事长长的回忆就如这长长的巷子,而对巷子长长的追忆就如长长的竹签串起的冰糖葫芦。清晨,那拖着浓浓乡音的吆喝声从巷子的这一头传到那一头,从人的心肺处传到每一条神经的最根处,你就没理由不回味它甜甜的粘性了。先是红红的粘你的眼,再是圆圆的粘你的唇,末后是粘粘的粘你的心了,甜甜的粘性中不免带有一份酸涩,那份酸涩是让你不得不甜甜地掉下一滴泪来的味道,就像是久别巷子的人又不得不与其阔別的那份难分难舍的留恋,说到底,对巷子的感情就是回想着甜甜的冰糖葫芦咽口酸水的感受。巷子,对小孩子来说,是开心的猫咪滚开的红绣球;在恋人看来,是连接前世与今生的红丝带;在老人们心里,是熨贴在胸口的一抹斜阳。

巷子是不能毁灭的,巷子不应留有废墟,巷子做为小家小院小情调式的文明应传承相继。在巷子里,适可而止的阳光让人们感受着岁月带来的最原始的惬意。即便是冬天也不觉巷子的寒冷,不温不火的阳光下,少不了楚河汉界的搏杀,少不了口耳相传的民间故事,少不了送君十里一步天涯的情歌。巷子不会太拥挤,但绝不会太冷清。

遥想一个午夜,打更的钟声在长长的巷子里回荡,拖着一股长长的尾音,让夜渐渐静到了一个莫测的深度。

 ☆清凉薄荷

炎炎夏日,自然少不了清凉薄菏。

薄荷总是给我一种感觉,它能将心底的凉气抽到口中,让一丝微凉的风在舌根处打转,于是整个身体像输入了一股清凉剂,顿觉清新怡神,眸光漾开,眉带生彩,额色润泽,又如双脚伸入一潮湿的土穴,那股凉滋滋的气息瞬间传遍整条脉管,夏日里恹恹欲睡的感觉被驱赶得一干二净。

清凉薄荷,无论是为茶冲饮,还是为餐煎熬,都改不掉它原有的清凉味道和沁心入肺的野香。我习惯于择取它的青尖,放入一个透明的杯子用开水冲饮,几分钟即可入口,润喉,驱热,泄火,有些药物起不到的效果,这杯薄荷茶全做到了,青涩涩的香气在五脏六腑氤氲弥漫,既止渴,又降温,还醒神。是茶,是饮料,还是补品。可谓一举三得。

最好吃的还是薄荷蛋卷,记忆中母亲的拿手好菜就是做蛋卷薄荷饼。母亲先将择洗好的青尖放入盘子和上面粉蛋清,调匀搅成糊状,然后用勺子一勺一勺地滴入油锅,等一个蛋卷冒出一个好看的泉花,翻一个滚儿就算熟了。油黄的面皮卷包裹着青青的菜叶,直啄你的眼,勾你的唇,吊你的胃,鸡蛋清的味道你可能品不出来,而薄荷可口可心、青青涩涩、香香美美的味儿却在你心里翻腾。

最值得记忆的是,儿时,母亲常常为我绣一个封有薄荷的精美香囊,挂在脖颈之上。红红的荷包,青青的野香,浓浓的祝愿,持久的香气,一直在我心间缠绕。真正在时光流水地冲击中保持永恒的逼人香气的,可能要数薄荷了,而那份浓浓的祝愿更是伴我左右陪我成长的,在母亲看来,它是快乐,健康,安宁的象征,她用最朴素的表达方式为我缝合一个美好的心愿,绣一个永葆青春的梦。

清凉薄荷。清凉的夏,浓浓的爱。

老年原发性癫痫的病因河北哪家治疗癫痫病最好癫痫病用托吡酯治疗行吗癫痫病能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