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大山里的女人(散文)_1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哲理散文

云贵高原腹地,在大山深处,山腰上要么被树林遗忘,要么很久以前树林被先民砍伐,总之那儿空出一大片坡地来。周围的树林对坡地虎视眈眈,多少年来一直与坡地对峙着,可谁也没有前进一步。这儿的人们,世世代代在这片土地上靠天吃饭,繁衍生息。一片蓝天死死地扣在山顶上,山挡住了人们的视线,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山顶只有男人去过,至于看到什么,男人啥也没说,阴郁着脸。也怪了,凡到过山顶的男人,都先后离开了大山,去了很远的地方,长年累月也不回家,好像没这个家似的。

梅在坡上劳作。云就在梅的身旁浮着,静止了一动不动。有时云走了,雾来了,梅分不清哪是云哪是雾,看起来没什么区别。她常与这云呀雾呀为伴,累了,找块平坦的石头坐着或干脆就坐在草地上,与云呀雾呀风呀说说话,只有它们愿意陪伴梅,懂梅,听梅倾诉。她男人出去六年了才回过四次家,回家的时间一次比一次短。男人在家时,心不在家里,装着事,笑容少了,话也少了,闷葫芦一个。梅仍像原来一样逗他开心,可男人嫌烦,梅不知她哪儿不对,百思不得其解。梅不愿想这些,一想起这些就心慌意乱,头疼、叹气。可她控制不住自己。

只要在地里干活,梅就格外聆听火车那长长的叫声,她疑为那死鬼在唤她,因为她男人每次就是坐那火车走的。火车在云上面,云遮住了火车的身影,她看不到,只能用耳朵和心去听,听火车在云上长啸,听男人的脚步声。只要是她男人的脚步声,她准能听出来,因为一听她会心跳加速,似乎心有灵犀。梅仰望山顶,多少次萌发去山顶一探究竟,想知道男人看到了什么,如此留恋外面,像被勾了魂似的。但地里的活太多,哪有时间爬到山顶,只好打消这个的念头,望洋兴叹罢了。

天亮了好久了,太阳才懒洋洋地爬上山顶,喘气甫定。将苍白的阳光洒进树林、云和坡地,也洒在梅那张因过度劳累而失去光泽的俊俏的脸上,脸更显苍白,倒把额头上沁出的汗珠照得晶莹剔透,叭哒叭哒地往下滴着,滴进土里。更准确地说,应是石头缝里,因为那土多半是未完全风化的石粒子,从梅记事起,就是这样。地如此,庄稼像赌气似的,面黄肌瘦,稀稀拉拉。玉米不长个,棒子小。红薯藤如同兔子尾巴,睡觉了似的,一直没醒过。洋芋(土豆)瘦骨嶙峋,与仔鸡蛋一般大。梅见多了,见怪不怪,觉得庄稼就是这样。其实梅如庄稼一样瘦,风大些,会把她吹起来,像鸟儿一样飞翔。幸好大风被山挡在了外面,漫不过来,也从未进来过。

太阳像睡醒了似的,突然有了精神,加快了步伐。眨眼功夫,就走过了头顶,开始偏西。梅感觉饥肠辘辘,该吃点东西了。她从背篓里拿出早上从家带的饭团团,狼吞虎咽地吃着,有点噎,她用手在胸前往下拍了几下,顺顺气。这时云开雾散,太阳静静地贴在梅的身上,暖暖的。被云雾过滤后的空气更通透、洁净,一切变得十分清晰、静谧、祥和,头顶上的铁路、树林,对面的公路都安静地躺在那儿。梅边吃边凝望着对面的路,迷茫着,想着心事……

当梅回到家时,夜的帷幕早已撒向大山的各个角落,是星星提着灯笼照亮梅前行的小路。梅踉跄着小心翼翼地摸回家,在经过山下的小河时,还咕咚咕咚地饱灌了一顿,犹如骡马喝水,太渴了。梅放下锄头和背篓,立即走进厨房做饭。因为两小孩放学习回家有一两小时了,泪眼汪汪地嚷着饿了。梅觉得欠孩子的太多太多,心里突然袭来一阵酸楚,她的眼顿时有些模糊。

再晚,梅也要去后屋看看婆婆,她放心不下婆婆。婆婆身体不好,常年被风湿折磨,佝偻着身子,还要下地干活。婆婆就像一只即将燃尽的蜡烛,火光微弱,风一吹就会熄灭。几个儿子都不管不顾,梅不落忍婆婆一人孤孤单单度日,要她与自己一起过,可老人就是不愿意,不愿给梅添麻烦,说梅带两个小孩本就不容易。

梅也有闲暇的时候,一个背篓和一个篮子在矿大门口的路边卖点水果什么的,如桃,李,樱桃和杨梅等。价钱公道,秤给得足,不像其他人吃生,短斤少两,漫天要价。因此,梅的人缘好,顾客多,卖得快。旁人说她太实在,这个年代,“实在”是傻的代名字,梅却一笑了之。梅常步行两个多小时去镇上赶集,临行前要稍稍打扮一番。梅只有两种情况才打扮,一是上街,二是死鬼男人在家时。打扮也很简单,梳梳头,撇个花卡,穿件像样的衣服,擦点便宜的护肤霜,哪像城里女人那么复杂那么讲究。只有在男人回家前,她才涂涂口红,穿上那件舍不得穿的裙子,把自己打扮得时尚些,女儿曾笑话她,“妈妈像个新娘子,是不是爸爸要回家了?”梅听了脸刷地一下红到耳根,嗔怒道,“死丫头,谁告诉你的?”说归说,可心里美滋滋的。

梅去镇上不是去逛街,她没那个闲心,都是有备而去。赶集的前一天,伙同几个姐妹坐火车去城里批发一些水果,再拿到集市上零卖,赚个零发钱,贴补家用,或给孩子买件衣服,给婆婆买点好吃的。在街边,站久了腰酸背疼,口干舌燥,遇上太阳明晃晃地照着,眼都不眨一下,晒得人头昏眼花,几近晕厥。到了冬天,冻手冻脚,穿多少衣服不暖和,长时间站在路边,手脚麻木、开裂,手粗糙得像松树皮,早没了女人特有的细皮嫩肉。

矿大门前的路两旁,房屋像野草一样越长越多,沿路向远处蔓延。路两旁的饭店、粉馆、火锅店,雨后春笋般从地底下冒出来。大浪淘沙,一段时间后,一些经营不善的店面纷纷倒闭,被经济规律这条大河卷走。旧的走了,新的店子又冒出来,就这样前仆后继着。这天,路边鞭炮齐鸣,张灯结彩,又一家新的粉馆开张了。老板不是别人,正是梅。初来乍到的人,会惊讶这儿的店老板几乎都是女人,其实久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镇上、城里女人开店做生意多了去。

我爱吃粉,尤其是当地粉,又麻又辣,红红的一碗,过瘾。吃了辣得难受,久了又离不开它,让人爱恨交加,欲罢不能。我常去梅的粉店,店里干净,舒适。一进店,梅总是笑脸相迎,轻言细语,端茶倒水,服务周到。不仅粉的口味地道,份量足,还可以免费喝稀饭。别的粉店门可罗雀,而梅的店里顾客盈门,两相比较,天壤之别。

一天,当我走进店里时,十分诧异,店里有个男人在招呼客人,忙碌着,不再是梅孤单的身影。梅的脸上飘起丝丝红润,眼睛有了光泽,水灵起来。我好奇地问那男人是谁,梅有点调皮地说除了她男人还能是谁。我们为梅感到高兴。

梅的男人终于回来了,听梅说,她男人不出去了,共同打理店子,再苦,毕竟能守在一起。其实,梅已从男人身上发现蛛丝马迹,闻到了有其他女人的味道,女人的感觉是非常敏感的。但她装糊涂,装什么都不知道,一如既往地对男人好。是她用心和聪明才智把自己的男人从远方拉回来,拴在自己的身边。过去的,翻过去了就没必要再翻回来,否则,于已于他没一点益处,何必呢?

大山深处,阳光依旧是那么通透、清澈,不但照进这山山峦峦,也照进了大山的女人,照进了梅的生活和心里……

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西安有没有口碑好的医院治疗癫痫病癫痫患者出现心理问题